当乌龙江水源指标达标时,蓄水池先期蓄水,以达到避咸取淡的效果。

  当乌龙江水源指标达标时,蓄水池先期蓄水,以达到避咸取淡的效果。

  福州新闻网1月22日讯(福州晚报记者 张旭/文 陈暖/摄)乌龙江与海相连,它的水资源养育着一方百姓,可遇到天文大潮或旱情时,会出现海水倒灌现象,随之发生咸潮,水中氯化物超标将直接影响供水安全。

  记者昨日从市城乡建设局了解到,以乌龙江(福州段下游)作为取水点的城门水厂,日前正式启用“避咸取淡”池和独立清水池,源水和出厂清水实现双保险,可有效保障春节期间福州南部城区供水安全。

  “避咸取淡”池可储水8000吨

  记者昨日来到位于城门镇浚边村的城门水厂。

  “以前咸潮出现时,水厂要采取分时段取水和减产、降压供水的方式,这样虽然出厂水质能达标,但客观上会对片区居民日常用水产生一定影响。”市自来水公司副总经理陈志宏告诉记者,为了有效应对咸潮,城门水厂新建了一处容积为8000吨的“避咸取淡”池,每天在氯化物低于250mg/L时不停地从乌龙江抽取合格的源水,实现对源水的提前收纳存储。

  5000吨独立清水池投入使用

  记者在城门水厂看到,新建的5000吨独立清水池日前竣工投用。该水厂的清水储备能力达到3.2万吨。

  “独立清水池的作用是对出厂合格水进行存储。当咸潮出现时,通过‘避咸取淡’池和独立清水池,存储源水和‘出厂清水’,届时可维持城门水厂5至6个小时的稳压供水能力。”陈志宏告诉记者,为了保障仓山片区居民春节期间稳定用水,市自来水公司还通过“东西联动”“南北互补”的方式进行调节。所谓“东西联动”,就是将飞凤山水厂的自来水经义序增压站,供给仓山区福峡路区域;“南北互补”指的是将东区水厂的水经鳌峰大桥、闽江大桥,供给仓山区北部区域。

  文章来源:http://www.hxnews.com/news/fj/fz/202001/22/1854526.shtml

  我们开始认识俞灏明的时候应该是在热播青春剧《一起来看流星雨》,但是在俞灏明火的时候,命运似乎与他开了一个玩笑,俞灏明与在一起拍摄电视剧《我和春天有个约会》的时候,有一场爆破戏,不小心发生了火灾,导致俞灏明被烧伤,小鲜肉变成了老腊肉,让人心疼,俞灏明烧伤后身上好臭是真的吗?

  其实很多人看到了俞灏明被烧伤前后对比照片之后都是觉得非常心疼的,因为一个帅气的明星,突然就变得面目全非了,想要出境完全就只能依靠化妆才能出境,这也确实是一个挺难受的事情。就算是一个普通人,也是会在意自己的样貌的,何况还是一个在娱乐圈里面的明星呢,自然更需要在意自己的面貌了。

  说到俞灏明烧伤事件,根据当时现场目击者陈述,当时俞灏明是要与拍一出从屋内向外逃生的戏份,当时爆炸师是定了8个爆炸点,楼上5个,楼下3个;按照剧情的发展,爆炸师应该与俞灏明奔出屋外后,再实施引爆。但是结果爆炸师失误了,他在两人走到大楼门口就引爆了门口的三个爆炸点,这个时候和俞灏明没反应过来,随后后被爆炸引起的火苗袭击了。事发后,剧组立马叫了救护车进行急救,但是俞灏明与全身已被燃烧。

  2010年10月22日的爆炸事故,俞灏明烧伤面积高达39%、烧伤程度更是达到深二度。这个过程俞灏明花费了四年的时间恢复,但是我想除了身体上的煎熬,更多的是心理上吧。俞灏明恢复之后,就开始积极的参加综艺,接拍作品,向外界展示出自己积极乐观的态度,而且俞灏明开始积极投身于演戏,也让大家看到了不一样的他。

  其实俞灏明烧伤之后,有网友拍到他在机场素颜照,我们能看出来烧伤过后的迹象太明显,甚至有人在片场拍摄到俞灏明,总是佝偻着腰驼着背,瘦的连衣服都撑不起来!其实小编还是很心疼俞灏明的,毕竟一个年级轻轻的帅小伙子,突然遭遇到这种事情,但是希望俞灏明能够更加坚强吧。

  《支付宝vie事件》支付宝vie事件过程整理微信支付、支付宝齐回应尼泊尔“禁用事件”:部分用户将境内二维码在境外使用俞灏明烧伤事件【俞灏明烧伤事件赔偿费赔了多少钱】烧伤后复出希望走俞灏明烧伤事件得更远俞灏明烧伤事件原因曝光 俞灏明烧伤严重俞灏明烧伤事件真相到底是什么 俞灏明烧伤后身上好臭图片

  文章来源:http://jiawufu.cn/12238.html

  

  汪浩(左一)正在走访农户。重庆市应急管理局供图

  “1组的何云全老人完成了危房改造,新修了猪圈;2组的何云高自来水问题已解决,排除了吃水之忧;4组的何云玉实施了易地搬迁,住上了新家……”

  1月19日,重庆酉阳县浪坪乡官楠村又迎来了一场雨夹雪,扶贫第一书记兼驻村工作队队长汪浩点起火盆,开始新一天的工作。他的电脑里有一份扶贫“清单”,记录着村民的需求与工作计划,看着一项项标明“已解决”的事项,他心里的“石头”也一块一块落地了。

  

  昔日贫困的官楠村已经焕发新颜。 重庆市应急管理局供图

  官楠村面积有28.6平方公里,总人口只有近四千人,属于严重的资源型缺水地区。汪浩至今记得自己第一次来到这里的场景——车子沿着一条年久失修的碎石小路前行,手机信号断断续续,颠簸数小时后,底盘终于被石头挂破了,机油混着雨水一起,顺着烂泥沟流了很远。

  “全村的建卡贫困户有205户915人,贫困人口占比高达24.58%。”初来乍到的汪浩有些迷茫,对村里的情况不了解,生活环境一时半会没能适应,村民的方言俚语也听不懂,大家一天只吃两顿饭(早上十点,下午四点),让他每到半夜就饿得发慌。

  面对这样的状况,汪浩花了2个多月的时间,挨家挨户走访贫困户,“最初我以为他们是因为缺粮食才吃两顿饭,后来发现不是,只是祖上流传下的习惯而已。很多事情心里有底了,办事就有方向了。”因为刚驻村时需要熟悉情况,汪浩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回家,妻子趁着假期来探访,看到他被冻出“高原红”的脸,眼泪夺眶而出。

  饮水问题、危房改造、新建和硬化公路、电网改造、土地整治……汪浩将一件件要做的事情都记在清单上,逐一完成。但他想得最多的事情,还是村里的产业发展。2018年初,他邀请了西南大学的钱春教授及其团队来村里指导,并一同外出考察适合官楠村发展的产业。“通过系列调研,村里先后尝试了奈李、魔芋、毛白菜、稻田养鸭等,取得了初步成效。”

  2019年,一个偶然发现的机遇让汪浩眼前一亮。当时,汪浩通过荣昌区白鹅养殖促进会了解到,荣昌区的卤鹅产业对白鹅需求量很大,每年除了收购重庆本地白鹅以外,还要从湖南、湖北、山西等地收购400余万只白鹅进行加工。“我们为什么不能发展白鹅产业呢?”说动就动,汪浩带着村组干部先后5次前往荣昌区考察白鹅产业,荣昌白鹅养殖促进会负责人也多次前来官楠村考察指导,双方最终达成协议,官楠村白鹅产业基地正式落地。

  

  白鹅养殖基地。 重庆市应急管理局供图

  “我们与对方签了五年的订单,有了订单就有了保障,大家积极性非常高。”汪浩介绍,官楠村的白鹅产业采取集中脱温育雏、农户散养的模式,成本低,见效快。“去年年底,我们售出了第一批6000多只白鹅,价格达到了9.3元/斤,每只白鹅可以给农户带来将近30元的利润。通过养殖技术整改,我们现在的产能达到了每月销售1.3万只,月收入总和超过30万元。”

  白鹅产业在大山中崛起,带领村民开出一条致富路,这一切村民们都看在眼里,他们也亲切地称汪浩为

  “白鹅书记”。如今,汪浩到官楠村已经2年多了,官楠村已经实现了户户通电、组组通路,土地整治工作已经完成,危房改造也进入尾声,村民生活得到了实实在在地改善。

  

  农户将成白鹅装车送往收购方。重庆市应急管理局供图

  “大寒过了,春天就要来了。”汪浩翻了翻台历说,他最大的心愿,就是今年全村能够顺利实现如期脱贫,“目前我们村里还剩下8户38人未脱贫。谢光珍、谢光碧、肖入云三户将继续鼓励子女外出务工增加收入,任国建家已经纳入低保,何云周、何小林、谢汉林、谢正乾家下一步将纳入最低生活保障实施兜底脱贫。”

  看着窗外飘起的雪花,汪浩又开始核对他清单上记录的事项,随即笑容出现在他脸上,“没问题的,我们有信心。”

  文章来源:http://www.chinaxiaokang.com/xianyu/renwu/2020/0121/881483.html